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快手巨亏千亿另有玄机 摆脱不了“烧钱”战略?

原标题:快手巨亏千亿另有玄机 短视频商业化快马加鞭

3月23日晚间,快手公布2020年财报,这是公司登陆港股市场后首份财报。全年巨亏超1000亿元的消息引发市场震动,24日快手股价一路下跌。不过,细看财报可见,以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行业虽然暂时摆脱不了“烧钱”战略,但商业化与多元化的发展路径愈发清晰。

为何巨亏

快手年报显示,公司2020年全年收入588亿元,同比增长50.2%,其中四季度单季收入181亿元,创下2020年单季收入新高。不过,引发市场关注的是2020年全年快手净亏损1166亿元,亏损同比扩大493.5%。

为何产生如此巨亏?其实这更多是一个财务技术问题。巨额亏损的1166亿元中,由于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造成的亏损就达1068.45亿元。扣除这一部分影响,在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其经调整后的净亏损为79亿元。这一亏损幅度在预期范围之内,季亏损幅度也呈现收窄态势。

所谓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在国际财务会计准则中一般被归为负债。作为以公允价值计量的负债,如果公允价值上升(可转股权的估值上升),负债金额就因此增加,在损益表上就产生公允价值变动损失。“例如,原来股票价值100元,上市后大涨到500元,基于优先股的特性,公司每股就会对应400元偿付的需求,按照要求被记入负债。”一位财务人士介绍,“除非这些持有优先股的股东短时间内要求全部赎回,否则这些亏损基本上就是账面数字,不会对公司实际经营产生任何影响。”从会计处理看,只要快手的经营不发生根本逆转,随着转股的实施,这部分按公允价值计量的负债就会整体转入权益,快手的权益就会转正。小米、美团这类高估值互联网公司在登陆港股后,也在首个财年公布财报时出现过类似情况。

事实上,快手的财报可圈可点。从业务板块看,2020年全年公司整体各项业务均保持高速增长,在三大主要业务中,线上营销的增长最为亮眼,全年收入219亿元,同比增长194.6%。四季度单季收入85亿元,超越2019年全年,并创下2020年单季收入最好纪录。该业务还在业绩公告中被快手定义为“支持我们长期发展的核心战略业务之一”。

整个快手的营收板块更是由早期深度依赖“打赏”,逐步向多元化方向发展。业绩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底,线上营销、直播打赏及其他服务占总收入的占比分别为37.2%、56.5%和6.3%。随着收入结构愈加均衡,销售成本下降,快手2020年的毛利率也由2019年的36.1%提升至40.5%。

如何变现

谈完财报关键数据的玄机后,再审视一番快手所在的短视频行业发展势头、未来商业化演进多重路径。

“目前的趋势是,整个短视频行业仍在快速发展期。”快手CEO宿华在此次财报公布后的电话会议上阐释了对行业发展的看法,“根据目前行业的预测,今年整个短视频和直播平台的移动广告的收入增幅还是超过了行业水平,说明广告主的预算越来越多地向短视频和直播平台倾斜。”宿华表示,仅就目前短视频行业最明确的营收渠道——广告来看,行业仍在保持高速增长,他表示,快手整个广告业务2020年同比增长近200%,从整个公司的收入占比看,从2019年的19%提升至37%。

广告之外,包括抖音、快手、微信视频号在内的头部平台,都开始加快商业化步伐。互联网企业的商业化离不开广告、游戏与电商三大支柱。“快手和微信视频号在社交商业化上有先发优势,因为本来就有强社交性,同时视频号依托微信巨大的流量池,后期爆发力不容小觑。”一位短视频行业从业者认为,相较抖音系以内容取胜的导向,快手在广告投放上不一定占优,但在其他的商业化探索上更具优势,眼下最明显的商业化策略便是与直播结合。

“我们有一个初步判断,就是未来短视频加直播,一定会成为一个新的基础设施。”宿华认为,随着整体行业用户数量增长步入缓行区间,对于用户的渗透重点应放在“短视频+直播”这一组合模式。

在宿华看来,目前日活用户的积累,仅仅是推开了短视频行业增长的大门,未来将在内容方面深度运营,会针对不同的兴趣群体进行内容的垂直类目细分。“我想重申的是,快手依然是一家非常重视用户体验的公司,在广告收入增长的同时我们也希望保障用户体验,所以目前还不会选择激进地提升广告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快手巨亏千亿另有玄机 摆脱不了“烧钱”战略?